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廖志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周密先生  

2007-06-26 22:36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周密先生去世了。早上去新法学楼,在电梯口,瞥见布告栏中有张讣告。小四纸,悄悄地居于布告栏一隅,旁边挤着选课通知、暑期旅游通知之类。

我有些感叹,也隐隐有些不快。不过,或许这正是先生的期望吧?讣告上说,先生遗愿,不搞告别仪式。

是的,这正是先生的风格。当年,他也是这样,静悄悄地来给我们上课,静悄悄地结课。如今,他又选择静悄悄地离开,不愿意打扰别人。

想起了一些往事。是硕士一年级吧?刚开学的那个晚上,一位师兄(记不清是谁了)跑来宿舍,找到我们几个学生,劝说我们去选修一门课:中国刑法史。老师叫周密。我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是的,那时我们太年轻了,对这位前辈的资历惘然不知。(刚才随手检索了一下,在他指导的80年代的硕士生中,有梁根林、王世洲老师的名字。)

已经记不清讲课的内容。只记得是在一教,一间小教室,那时似乎是夏天,窗外大树茂盛,绿叶婆娑。学生只有几个,都是学刑法的,即使是小小的教室,还是显得有些空旷。

我还记得,每周一次的课,当晚起的我们匆匆推门而入时,先生已站在台上候着我们。先生天庭饱满,气色从容,但满头白发,毕竟已难掩老态。我们几个学生坐着,他站着,一讲就是两小时。屈指算来,先生当年已七十有七。据说那是他最后一次开课。

那时候,我们年青,自信,如锥处囊中。脑子里充满罪刑法定、程序正义,津津乐道的是韦伯、福柯、刑法哲学,对于五刑、唐律、七出三不去,我们没有太多兴趣。我们只服膺于苏力的雄辩滔滔、老贺的倜傥与桀骜。面对我们的质疑、甚至有时挑战般的发问,先生却从未有不悦之色,反而似乎很高兴,因为他会认真和我们讨论半天。当然,有时候,我们也会认真听课,并认真地和先生讨论问题,不知道是为了求知,还是为了让老人欢喜。

转眼已过去七年。我记得在这中间,偶尔曾想起过这位和蔼的老人,心头掠过一丝温馨,想,是不是找机会去看看他?

今天,如果有人问我中国法律史的问题,我只有茫然。从昔日的荆棘丛林,到今日的车水马龙,先辈们也曾在这片天空下生活。那么广袤的大地,那么多的人,那么悠久的时光,究竟发生了些什么?我感觉自己有责任知道点什么。可是,细想仍是茫然。

假如时光能够倒流,我一定正襟危坐,细心聆听。不仅仅是为了对先生的敬重,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愧欠。当年,周老师比我们知得多。或许,他是想在有生之年,把他知道的多告诉一点给我们,可惜我们那时不明白。今天的我已比七年前多知道了一点,再过数十年后,或许还会再多知道一点。那时候,或许我会写点书,或者找来几个学生,把我此生的有限所知告诉他们知道。

薪火相传。面对广袤的宇宙,这是人类的本能和尊严。

然而,这都是我自作多情的臆想。我毕竟不会再有机会亲口问一问先生,到底是为了什么,在退休多年之后,先生又决定回到讲台,面对我们这些调皮的学生。不过,将来有一天,如果我会站在讲台,我恐怕仍会偶然想起一教那间小小的教室,那寥寥的几个学生,和讲台上那位站着等待学生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7年6月26日夜,西二旗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