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廖志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了不能忘却的友谊  

2007-06-27 23:16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注:此文写于七年前。这些年中,毫无疑问又发生了很多事,此刻再看,又添了新的感慨。如今Q身在遥远的青藏高原,我们已多年未见,一年也打不到一两次电话,可是每当想起,仍是兄弟一般的亲切。贴上这篇旧文,聊表想念。希望他们看到这篇文章,不会怪我。
 海角天涯,愿我的老友们都幸福。)
 

 

   “静掩的窗子隔住尘封的幸福,

   寂寞的温暖饱和著辽远的炊烟

   ── 陌生的声音还是解冻的呼唤?

   …… 挹泪的过客在往昔生活了一瞬间。”

   ——戴望舒

   

Q今晚9点半的火车回山西。晚饭到西门外一个小饭店给他饯行。聊起了许多往事。自从他来的这几天,好像只有今晚这次才这样聊。中秋那顿饭,席间还有另一个老乡,所以没聊很深。饭后就送他去坐车了。最近事情仍然繁多,整天郁郁,实在没有什麽心情外出。Q多年未来京,此行甚属不易,作为好友,理所当然要一陪到底。可是心情却是有点心不在焉的。他这一走,可以专心做事了。这几天因为要陪他,GRE也没有背,稿子也没有写,书也不怎么看。明天,生活就可以回到“正轨”。

   不曾料到,眼望着车开走的时候,心头竟然堵得慌。夜晚有点凉。黑夜下路灯昏黄,汽车很快消失在中关村的车流夜色里。于是又变回到一个人,一个人慢慢走,慢慢回去我狭小的宿舍。一瞬间仿佛涌起了很多事,很多久已模糊的记忆和似曾相识的情绪。一瞬间又觉得什麽都没想,什麽都没发生。刚刚饭桌上的谈话还隐隐在耳边回荡,转眼却仿佛成为久远中的记忆。这几天出门,他老是抢着付帐。刚刚本来说好了我给他饯行,他还是想要付帐,被我给拦住了。他再三表达了他的歉意,说这次来让我破费很多。于是我就说了些大家朋友何必客气之类的话。我说这话时是真诚的。我希望他能知道我说这话时是真诚而不是客套。客套,往往是疏远的代名词。朋友间自有通財之谊,又何必多言呢?

   可是他是否知道,他歉疚的同时我也在愧疚,倒不是因为他付钱时的喜好反客为主。我觉得我实在是没有很好尽到朋友之谊的。我觉得这几天的接待隐隐带有“接待”的意味。“接待”在某些时候变成了一种义务。义务这个词用在我和他之间,我总觉得不那么让人开心。而他是我一个真正的朋友。人生真正的朋友并不多。

   他来了,我自然是高兴,可是已经不再有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感觉;逛颐和园,逛北海,如果不是为陪他,这个时候我是不会有心情去的,所以去了也不会有忽惊忽咋之喜。我想他不会没有察觉我并不高涨的兴致。天安门我却没有陪他了,任他一个人在网吧折腾了大半夜,又一个人去看升旗。换了是我,估计感觉不会很好,也许他会感觉好一点罢。我是在阿Q么?四个老乡兼老友,君和梅和我们一起逛了颐和园,然后梅就要上班了。君说中秋有可能就过来,后来也没有过来,他也有应酬罢,毕竟刚刚参加工作。我也要做调查报告,修改论文,要学英语,甚至还要准备和朋友去吃火锅,而留他和梅二人去逛长城。

  这么多年了,我们一直在走着各自的路,两条不同的路。一直以来,我们都在不多的联系中把彼此的生活信息传递给对方,让彼此感受对方现在正在生活的世界,为了我们曾经有过的那段少年的友谊继续存留下去。可是我们都已经在自己的圈子里越陷越深。就像不同的两颗流星,轨道一旦已经分开,就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。曾经还时常为这种分离而叹息,可是连这种叹息都已经随着时光逐渐淡漠。我一直在为自己的未来生活得更好而亡命,而他又何尝不是。每天,每星期,每年,时间就这样溜走。高考。上大学。恋爱。失恋。考研。出国。论文。奖学金。龃龉。和好。拥有。失落。他的经历也甚简单,辍学,入伍,退伍,学徒,厨师,背后也许诸多酸甜苦辣,我已不太知道。人越来越大,越来越老,连感情也越来越麻木。新朋友越来越少,老朋友竟也日渐疏离。

   Q已经和J成家了。从他的表情和言语中,我能体会到J在他心中的分量。本科那一年,J给我说过,当时他是对我和J的关系有疑心的。那时他们已经开始恋爱。J自己当年不是透露过对我的好感么?他的疑心并不错。我自己呢,是不是问心无愧?——应该是的罢。虽然确曾依稀喜欢过J一阵子,可是那时我们都还在高一。其时大家还不明白,而且早已是过眼云烟。Q应该已经解开这个结?以他之理智和我们之交情,他应该不会有什麽芥蒂。可是,仍然不希望这事会给他留下哪怕是一点点的阴影。

   中学几年,他一直是老师的宠儿,是球场上的领袖,是一干文学青年的核心,更是众多女生眼光的焦点。和我相比,他聪明,能干,成熟,帅气。可是他仍然在高考前一个月辍学,因为没钱。我孩提时也有过不止一次流着口水看同学舔冰棒的经历,可是饿着肚子在山间田头奔忙一整天、只为抓几只青蛙换钱权作衣食之资的故事,我从未经历。我是早已知道他这许多年的艰辛的。以他的处境,能在而立之年达到今天的境况,已经是多么的不容易。他的确很像路遥笔下的孙少平。当年反复看《平凡的世界》以至不能自已,我对孙少平只有一种感觉:佩服。以他的性格,是不屑于向人诉苦的。可是他肯给我说。多年前就是这样,每年我放假回家,一旦造访,他必早早打烊,为我整治一桌酒菜,相酌甚欢。偶尔提到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他淡淡的说,我也淡淡的听。他不需要同情。我也不同情他,因为我们是朋友。

   时光流逝,这些沉沉的述说却随着我心头的诸多过往一起麻木,淡漠,逐渐被乱七八糟的琐事深深掩埋。今夜饭桌上,这些陈年旧事却又在不经心的闲谈中浮起。我差点忘了老朋友曾经让我分享过的这些苦涩的回忆,这些曾经分享过的快乐和忧伤。我不仅有点为自己的忘却而内疚。某种意义上,正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回忆,共同的情感成为我们友情的根基。他的许多往事我不曾经历过,可是我能理解。我知道他能感受我对他的理解。

   我们是朋友。

   可是,现在我却有点怕自己在逐渐丢失这些友谊的根基了。他有没有感应呢? 以他之聪明,不会毫无所觉。他向我描述那卷帙浩繁的菜谱、那些工艺复杂、色香味美的菜肴的时候,是兴致勃勃的。我努力跟随他去体会他的语言,他的兴致,他的职业,他的世界。我不希望让他认为我对那些东西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,更不希望他发现我这些兴趣其实只是因为他感兴趣。也许他也在自觉不自觉的寻找能够继续打动彼此的东西,我绝不愿让他找得太辛苦。

   生活的力量如此巨大,是不是可以轻易将粘稠的时光、还有我们收藏在时光中的情感都生生撕裂?我老想起当年的迅哥儿和闰土,他们的悲哀,是不是长大的人们共同的悲哀呢?每当想起《故乡》,唯一记得的画面,就是船离开的时候,水声在船底潺潺的响着,故乡是愈来愈远了。萧瑟的天空下,横着远远近近几个孤村。

   我是在害怕时光的流失还是友谊的流失?我不知道。也许二者皆有。友谊有时本来就是时光的堆积。是时光的镜子。老朋友多年不见,偶尔聚首,三言两语,竟然就可以在冷漠的车水马龙中窥见自己早已模糊的面容。Q的到来,当时不觉得什麽,离开后,才发现他让我又在过往中生活了一瞬间。

   ——也许,我真的是有点多虑了罢。

   此刻夜945分,火车已启动。京城正在远去,要记得那里有你的朋友。

   我的朋友,你要走好。此去经年,自己保重。我们都要为自己而生活,我不会为你,你也不会为我。你我都不能为对方做什麽。

   而我能做的,只是在生活的磨盘中间,在喘息的间歇想起你,偶尔记起今夜的祝福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