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廖志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被告山杠爷  

2007-07-06 23:11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昨天电影频道重播了《被告山杠爷》,是中央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优秀影评展播中的一部。知道这部片子是在十年前(本科时,从苏力的《法治及其本土资源一书》中知道),但亲眼看到是昨天。是少有的能激发我观赏欲望的片子,可惜,这个片子是十多年以前的产物。(十年后的今天,此类片子很少了。今天是超级女生、快乐男生和加勒比海盗的天下。这是市场,我无话可说。)

   山杠爷是好人,也是能人。他把虐待婆婆的媳妇捆起来游街,他私拆拒绝返乡种田的打工青年寄给老婆的信件,并让人当众念诵;他把抗交公粮的村民关起来饿肚子,还把游手好闲、打骂老婆的混混关了禁闭。作为支部书记,他还差点把不同意修水库的党员开除党籍。但这个党员后来把承包水库的盈利主动分一半给他时,他却建议他用这笔钱来修村里的路。村里打算用集体节余垫付他儿媳治病的欠款,被他坚决拒绝。村里多数人拥护他,包括曾被他罚过的人。也有人恨他,例如游手好闲吭蒙拐骗被关过禁闭的“二流子”。

   多年来,这里一直是被山外司法部门遗忘的角落。这个事实,既说明了这个村庄的荒僻,也暗示着这种“糟糕”的治理手段的效果并不那么糟糕。

   但是,有人写了匿名信,山外的司法部门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。于是,山内的执法者成了违法者。打骂、拘禁、游街,这是山外的现代社会所不能容忍的。县里的检察官来抓山杠爷,村民集体来向检察官求情,被虐待的大娘捧着鸡蛋下跪,大家说:抓走了山杠爷,我们怎么办?村子离不了他。青年夫妇说:他拆我的信,我不怪他,父母也拆儿女信,这是为了儿女好。但是国法无情,山杠爷还是被带走。

   在这里,发人深思的问题是:

   在城市里行之有效的治理规则,如果在村庄里却无法行得通时,为什么要强迫村民接受这一套规则?至少在这个小小的山村里,以维持秩序为名的司法过程的结果,反而是破坏了旧的秩序,却无法给予村民一个新的秩序。

   然而,面临着这种情况,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么?是的,中国地区发展极不平衡,很难有普世性的规则,然而这是否意味着,应当在山杠爷所处的这类小社区内,对这些传统的治理方式给予承认或者宽容?这种承认或宽松,对于山外世界的秩序又会有什么影响——特别是当山内山外的联系在日益密切的今天?一个一刀切的司法系统固然是不合适的,但是,一个满足了地区特殊性的、“百花齐放”的司法系统又会带来什么?我难以回答这些问题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6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